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烦恼的媳妇宜祯 3
烦恼的媳妇宜祯 3
  我:「啊…啊…不行…」


就在我感觉公公开始要进行抽插的动作时,浴室门外传来了一股声音。

婆婆:「老公?是你吗?你在浴室吗?」

我和公公同时吓了一跳,公公也停止了动作。

公公用手摀住了我的嘴,示意我不要出声。我点了点头。

公公:「是阿,你怎麽知道我在里面?」

婆婆:「因为文雄说宜祯要换洗衣物啊,所以我拿过来给她,结果看见你的衣服在外面,想说是你在洗澡吗?你的习惯还是改不了,都说换洗衣物要放在浴室的衣物篮里你都不听。对了,不是宜祯在洗吗?怎麽变你了?」公公:「喔,因为宜祯刚刚洗完到楼上,我看到她洗好了,所以就下来洗了。对了,宜祯说她有点累想先躺一下,叫你和文雄先不要到楼上去吵她。」婆婆:「喔,这样啊,我知道了。」

说完,婆婆似乎离开了。

过了一会,确认了婆婆已离开之後,公公放开了摀住我嘴巴的手:「呼…好险,差点被你妈发现。」

我小声的说:「爸…我们不能这样…快放开我…」同时我用微弱的力气想推开公公。

公公:「别怕,你妈已经离开了!」

「不…不…放…啊」

我话没说完,公公突然蹲了下去,接着我感觉到我的阴户被一股湿滑的感觉给侵袭了。

我差点站不住,幸好公公似乎知道我的情况,及时用他强而有力的手扶住我的腰。

「啜…啜…啜」

就在我阴户传来一阵快感的同时,我耳边也传来公公吸啜的声音。

不知怎麽的,我整个人开始感觉怪怪的,同时我的两腿开始用力夹着公公的头,似乎不想让这股快感离开我的阴户。

我:「啊…爸…好…好棒…」

公公似乎是听到我口中吐出的话语,他语气兴奋的说:「宜祯,是不是很舒服啊…啜…啜…啜…」

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,从跟文雄交往到结婚,虽然我们有过不少性爱经验,但是他从来没有这样对我做过,我没想到被吸啜阴户是这麽舒服的感觉。

突然,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从我的身体要爆发出来!

我:「爸…我好像…怪怪的…尿…要尿出来了…」说完同时,我明显感觉到从我阴户流泄出大量的液体,然後接着我腿一软,整个人跌坐了下去,这次公公就没能再及时扶住我了。

接着公公以一种惊讶的语气说:「宜祯,你…你竟然潮吹了,真棒!」我:「潮…潮吹…?」

公公:「对阿,这是女性极度舒服的时候才会发生的情况,是不是很舒服啊!」

说完,公公站了起来:「来,宜祯,换你让爸舒服了!」不知道为什麽,我听到公公的命令,竟乖乖的将嘴往公公的跨下靠过去,我慢慢的伸出舌头,在接触到公公肉棒的一瞬间,我舌头传来公公肉棒的温度,接着我将整个嘴巴包覆住了公公的肉棒,同时听到公公一声长叹。

「啊……」

公公:「好爽…宜祯…你真棒!」

其实,我不擅长口交,跟文雄做爱时,也不常这样做,当我听到公公的称赞时,我的心里竟漾起一丝快感和成就感,让我想更卖力的帮公公口交。

突然,我感觉到公公用双手扶着我的头,然後前後快速的抽插着我的嘴。

那速度非常快,我几乎没有办法用鼻子呼吸,只能在张嘴舔弄公公肉棒的同时,用嘴巴呼气,但这样的做法,却反而让我的口水不断的流出来,我的口水充满了公公的肉棒,并且有些还滴到了我的大腿上。

在一阵快速抽插後,突然最後公公用力往我的喉咙深处顶了进去,我的喉咙瞬间被公公的肉棒整个塞住,我感觉到非常难过,几乎快透不过气,但却又有一种异样快感在我的下体流窜,非常特殊。

这时我感觉整个人快喘不过气了,我开始双手用力拍着公公的大腿,想要挣脱,但公公却反而更加用力的顶住我的头,不让我挣脱。

就在我几乎要晕眩过去的一瞬间,公公突然松开他的手,我一感觉到,头马上用力的往後退开,退开同时大量的口水缠绕着公公的肉棒,我的嘴巴也同样流着大量口水,在我的嘴巴和公公的肉棒间牵起了大量的口水丝,这比刚刚湿吻的时後还更多。

「哈啊…哈啊…哈啊…哈啊…」

我什麽都说不出来,只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同时我用手把我嘴巴和公公肉棒间的口水给扯断。

我:「爸,我…唔唔…唔…」

我话还没说出口,我的嘴巴就又被公公的嘴巴给覆盖住了。

我的舌头和公公的舌头又再次交缠在一起了,这次我更主动的跟公公的舌头互动,我们俩人似乎想把对方的口水吃光似的吸啜着。

吻了一段时间後,公公把我扶了起来。

「宜祯,我们来生小孩!」

我摇了摇头:「可…可是…」

不等我说完,公公已扶着我的左腿,要继续刚刚被婆婆给打断的事。

「啊…啊……」

我才刚感受到穴口传来被异物撑开的突破感,公公的整根肉棒很快的就已经全部没入了我的阴道里了。

公公:「啊…真、真棒,宜祯,你的小穴真棒啊!不愧是年轻女人的肉体,那种紧紧包覆、夹住的温暖快感,不是你妈那松垮垮的穴能比的。」听到公公这麽说,我心里立即产生一种不可思议的羞耻感。

「啊…爸,不要说那样的话…好难为情」

说完,我感觉到公公开始在我体内一进一出做起活塞运动。

随着公公的肉棒在我的阴道内壁里又刮、又摩擦的强烈冲击,我的下体传来了阵阵快感,同时嘴里也开始发出微弱的淫声,但是脑里却有着复杂的情绪萦绕着我。

我:「啊…啊…爸,我们会下地狱…这样…会下地狱。」虽然我嘴里这样说着,但下体阵阵传来的极乐快感,让我觉得这地狱是世间最快乐的地狱了。

公公:「啊…啊…宜祯你好棒,爸爸好舒服,好爽!爸爸爱死你了!以後爸爸要天天干你,一直干你,直到你生了我们徐家的後代为止…啊…啊」我:「好…好…宜祯要帮爸爸生小孩,帮文雄生个弟弟!」我双手紧紧抱着公公的脖子,享受着彼此身体所带来的快感,虽然脑海里还流窜着微弱的思绪告诉我,这样是不对的,我不能和公公做这样的事,但是我嘴巴里说出来的话,却和那一丝微弱的思绪背道而驰,让我感觉自己淫荡至极。

公公:「来…宜祯…转过去…」

公公放下了我的左腿,同时把我转向过去面对浴室的墙壁。

「啊…啊啊~」

从後面感受到公公肉棒的侵入,我不禁发出好大一声闷哼,然後下意识的用我的右手摀住自己的嘴巴,同时我的左手撑着墙壁,以免失去平衡。

「啪…啪…啪…啪…啪…啪…啪…啪…啪…啪」整个浴室里回响着公公跟我做爱的撞击声,不知是被这些淫荡的声音给影响还是怎样,此时我心里竟生一种不知怎麽形容的奇异快感,也许…是跟公公乱伦的关系?

这时公公以更快的速度和力道撞击着我的小穴和臀部,彷佛要将我撞坏似的,若不是我用手摀着嘴巴,恐怕我已经大声呻吟了出来。

「啪啪啪啪…啪啪啪…啪啪啪」

但是,没多久公公从後面把我的右手往後拉,像骑马似的快速的插着我,因为没了摀住嘴巴的手,我不自觉的放声呻吟。

「啊…啊…哈啊…啊啊…哈啊…啊…哈啊…」

「唔唔…唔…唔唔…」

公公听到我大声呻吟出来,似乎吓了一跳,赶紧用他的左手摀住我的嘴巴,并且在我的耳边小声的说:

「宜祯…爸爸干你干得舒不舒服啊,你真的太棒了…」说完,公公又以更快速的速度,猛力的抽干着。

「啪…啪…啪…啪…啪…啪…」

这个家里,男主人的老婆和儿子正在厨房温馨的煮着今晚一家四口的晚餐,但是他却和他的媳妇在家里的浴室里激情进行着公媳乱伦的行为。

浴室里公媳的交媾 VS 厨房里母子的下厨乐两种景象交织呈现出一种强烈又淫荡的对比,我脑中一边想着这景象,一边感受着公公下体所带给我的强烈快感,这种思绪和感触所交织出的强烈冲击,让我不知现在是置身於天堂还是地狱。

突然,公公放开了他摀住我嘴巴的左手,并将我的左手也向後拉,且继续快速的干着。

「啪…啪…啪…啪…啪…啪…啪…啪…啪…啪」我:「啊啊…啊…我会坏掉…爸爸…我会…坏掉…」我开始胡言乱语,陷入疯狂,猛力摇着头。

这时,潮吹的快感再次向我袭来~

「啊~~~~~~~~~」

突然公公拔了出来,我感觉到我小穴流泄出大量的液体。

「宜祯…你又潮吹了…真色啊,爸爸要干死你…干大你的肚子…啊…啊…」说完,公公又插了进去,一阵快速抽插後,我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感觉,身体好像飞了起来,一阵天璇地转,我短暂失去了意识。

没多久我回过神来,双眼迷蒙淫笑着问:「这…这是什麽感觉…好…好棒…好像要死掉…又好像飞起来了…我是上了天堂吗…」公公笑着说:「这是女人高潮的感觉,你没经验过吗?」「没…没有…这感觉…好…好棒…」

一生本来只有文雄一个男人的我,从来没体验过高潮的感觉,没想到今天会经由公公让我体验到高潮的快感。

公公:「现在文雄和你妈在厨房忙,而我们公媳俩却偷偷在家里的浴室里做爱,这感觉是不是很刺激啊?」

说完,公公又用力插了进去。

「啪…啪…啪…啪…啪…啪…啪…啪…啪…啪」公公:「说啊!刺不刺激?爽不爽啊?」

我:「啊…啊…刺…刺激…好…好爽…爸…我又要…到…到了…啊啊…」接着我感觉到一股跟前面一样的异样快感又要袭来,公公似乎也知道我又要高潮了,同时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。

「啪啪啪…啪啪啪…啪啪啪…啪啪啪…」

我:「啊…啊…啊~~~~~~~」

公公:「啊~~~~~~~~」

在享受那一股快感的同时,我感觉到後面的公公用力抵住我的小穴不动,接着一股暖流往我的子宫冲击而来,瞬间填满了我的子宫,有一种我的腹部胀了起来的感觉,然後我两腿无力就要跌坐下去,接着公公就抱着我一起跌坐了下去。

公公:「宜祯…跟你做爱…好…好爽…你…太棒了…哈啊…」我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,有气无力的说:「爸…爸爸…我们…会不会下地狱…」

此时,公公给了我一个深深地湿吻~

「就算会下地狱又如何?享受过了这种极乐快感,我的人生已无遗憾!」我:「那…那我们…」

公公:「接下来,我们要天天做爱,直到你怀了我的种为止,知道吗?」不等我问完,公公已经抢先一步给了我回答。

我:「嗯…嗯…」

虽然我心底深处有一股朦胧的罪恶感,但是却不自觉的点了点头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几个月後~

「宜祯,我们徐家终於有後了。」

婆婆满足的摸着我的肚子,并笑着说。

「老婆,谢谢你,谢谢你为我、为徐家添了个小宝宝,我们两个终於有孩子了!」

文雄把耳朵靠在我的肚子上:「你听,他好像在踢你肚子了耶!」我笑着说:「你也太夸张了,才二个月而已,怎麽可能!」公公:「哈哈,对阿!文雄你也太夸张了!」

文雄:「真的啦!你们听听~」

文雄作势又往我的肚子听了起来。

我们一家四口,洋溢着喜悦,准备迎接这个小生命,但婆婆和文雄却不知道,这是公公在我体内播的种。

我望向公公漾起了一丝淫笑,公公也微笑着看着我。
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