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公孙止淫虐绝情谷】作者:心之谷
【公孙止淫虐绝情谷】作者:心之谷
字数:4215


  當日楊過和金輪法王一等人闖入絕情谷,恰逢公孫止將要娶小龍女,公孫止自認武功高強,自不怕這幾人別有用心,是以挽留讓其參加婚禮,圖個熱鬧,也免了婚禮寒酸。

  哪知中途殺出個楊過,這婚禮鬧的七零八落,公孫止自不肯放小龍女離開,楊過亦是不肯放棄姑姑,於是雙方各自打了起來,楊過雖不是公孫止對手,但小龍女卻是回心轉意,雙劍合壁將公孫止逼的狼狽不堪,然而這時楊過卻又因情花毒發作,兩人落敗。

  但金輪一等卻是各有用心,此時大亂,更是渾水摸魚的機會,公孫止老奸巨滑,焉不知幾人心思,更兼如今他也丟盡了面子,因此存了打發幾人離開的念頭,只是想來對方絕不肯輕易離開,故當夜仍是對幾人客氣有加,回去之後卻是暗自想法將幾人給攆回去。

  公孫止第二日便請了幾人來吃飯,自是說幾位前來是客,自己招待不周,只是如今谷中有事要處理,不方便外人存留等說辭讓幾人離開,但金輪與楊過有約在身,還指望著他殺死郭靖,又如何肯輕易離去,因此金輪便以楊過是朋友,不能拋下不管,希望公孫谷主原諒他年少無知,將他給放了,幾人同來同去,以後絕不肯再打擾.

  楊過因小龍女之故又如何肯離開,自而放了他卻絕不可能之事。

  公孫止知道幾人和楊過只是利益關系,便許之重寶讓幾人不要插手此事,但金輪胸懷大誌,自不肯因幾件寶物就不顧楊過生死。

  公孫止眼看打不動金輪法王,不得已才使出最後一計,卻是對金輪說道,楊過昨天晚上已經被他秘密處死,幾人聽了大吃一驚,心道此人當真是狠辣,下手如此果斷,只有金輪不肯相信,堅持要拜祭楊過屍體,公孫止心機深沈,自是早有應付,他將谷中一秘藥給楊過吃下,造成他假死之象,又另一弟子易容成楊過之像,以示金輪自己早就安排好了一切,楊過早就失去用處,這一真一假,一死一活,卻也真個將金輪給騙了過去,眼見楊過已死,金輪雖然貪圖谷中諸寶,卻也懼於公孫止功夫,這才不甘心離開.

  卻說公孫止為何要留下楊過性命,卻是為了小龍女和公孫綠萼之故。

  眼看打發了幾人,公孫止這才開始了自己的計劃。

  公孫綠萼被楊過調戲一番,心中情要深種,又見識了爹爹無恥面目,自是知道爹爹絕不肯放了楊過性命的,故而襲擊谷中弟子,將楊過放了出來,她心中情要深種,又要為楊過盜丹解毒,卻不幸被公孫止抓了個當場,公孫止誤會公孫綠萼拿了絕情丹,逼她交出來,但公孫綠萼根本沒拿,兩人相持不下,公孫綠萼情急擔心楊過,想到老頑童脫衣以示清白,她何不有樣學樣,也脫了衣服證明自己清白就是。

  然而她呆在谷中太久,卻是不識男女不同,老頑童脫光自然沒人有興趣,但她一個嬌媚萬分的女子脫下衣服,對男人是何等誘惑,雖然公孫止是她父親,但終究是個男人,還是個禁欲多年的男人,近日更是被小龍女勾的心事浮躁,欲念蠢蠢欲動,他素來薄情寡義,之前一直因為綠萼像她娘的原因才對她有所厭惡,但當初他還不是貪圖她美貌,今日見綠萼渾身潔白如玉,不由想起當年裘千尺在他身下婉轉求歡的日子,心中欲火不由燒了起來,公孫綠萼還不知自己犯下大錯,依然穿著小衣呆在公孫止面前。

  看著女兒豐腴的身體,公孫止自是不舍,又喝令綠萼接著脫,綠萼貼身只有這麽一件衣服,再脫下去已是徹底暴露了,不由哭求到,「爹爹,女兒如此還不夠證明清白嗎?」

  「女人身上能藏東西的地方多了,你不脫光,我怎知你沒藏在身上」,其實只是他貪圖綠萼美色找的借口罷了,綠萼雖然心中羞怯,但為了愛人也故不得那麽多了,伸手將自己小衣褪下,只是她心中放不開,又希望爹爹能適當叫停,故而這動作卻是慢悠悠的,卻不知她若爽快的脫了,倒也沒什麽,只是這般慢動作,卻是最能勾人。

  小衣從她身肩上一寸寸的滑落,露出她潔白的雙肩,盈盈可握的俏乳被她用玉臂遮住,只露出幾點春色,往下另一只手掩著密密花叢,幾根毛發偷偷的溜了出來,她纖腰豐臀,雙腿修長,瑩瑩玉足雖沒露出來,卻也知道是極美的。
  公孫止被綠萼美色驚呆了,他二人素少親近,卻不知女兒早已如此天香國色。
  眼看女兒含羞帶怯,楚楚可憐,心中欲火大盛,只想當場把她壓在身下。
  公孫綠萼雖然未經人事,看到爹爹如此看著自己,不由更羞。

  「爹爹,這樣可以了嗎?」

  公孫止尚未嘗到女兒味道,又如何肯放了她,「待我檢查一番,自然就知道你有沒有藏絕情丹了」,「你用手遮著身子,爹爹怎麽知道你沒把丹藥夾在中間,萼兒,你切把手臂放開」,「爹爹,女兒是您女兒,禮儀倫常,女兒怎能如此,求爹爹過女兒吧」,「今日之事,為父豈會向別人提起,你讓我檢查一下,為父自然是相信你的」,公孫止見女兒還是放不開,但走到她向前,拉開她手臂,只是不經意間碰到她雙乳,滑嫩不已,公孫綠萼第一次被人碰到自己雙乳,卻是羞意難當,垂下頭去,卻又有一番刺激在心頭.

  公孫止拉開遮住雙乳的手臂,卻又來拉遮她下身的手來,綠萼極其害羞,自是不肯放開,公孫止握住她的手,卻也不用力,只是任由她反抗,兩人來回掙紮,自是少不了摩擦,綠萼覺得自己全身都開始熱了起來,身子更是軟軟的想要倒下去,只是她又如何能倒下。

  綠萼首次經歷此事,不覺有些沈迷,竟是任由公孫止的手來回揉動,公孫止更是感覺到女兒下身流出的淫水來。

  不過她終究受過禮儀教化,雖一時不查,卻也是懸崖勒馬,知道繼續下去只是自己丟臉而已。

  「爹爹,女兒如今已經證明自己清白,可否讓女兒穿回衣服」,公孫止戀戀不舍的放開公孫綠萼,但觀其面色緋紅,呼吸急促,自是知道她已經有點動情了。
  「萼兒身上雖沒丹藥,但尚有一雙鞋沒有檢查」,說完蹲下托起她一只腳,綠萼一時沒有防備,身子差點傾倒,慌亂中抓住公孫止的頭把身上給貼了上來,她胯下正對著公孫止的嘴,綠萼嚶嚀一聲,卻是差點沒軟倒,急忙站好。

  公孫止親了綠萼下身,卻也是不在乎。

  公孫止脫下綠萼的鞋子,握住她晶瑩小巧的玉足,足部本也敏感,綠萼被公孫止把玩玉足,只覺得自己就要站不住了。

  「爹爹,您放了女兒吧?女兒真的沒拿藥」,被公孫止邊番玩弄,公孫綠萼早就失去了當初脫衣以證清白的勇氣,只是到了這個時候,公孫止又如何肯罷手,「萼兒,爹多年沒和你親近,沒想到你已經是這麽大了」,「爹爹讓女兒穿上衣服,若是讓人知道了,女兒以後怎麽見人」,「萼兒身上還有雙洞尚未檢查」
  ,「爹爹,不可以啊」,事到如今,公孫綠萼如何能猜不出事情已經失控,自己父親居然想要玷汙自己。

  「萼兒,爹爹喜歡你,你就從了爹嗎,以後爹爹肯定對你好」,公孫綠萼縮著身子,躲開公孫止,但她本身不會武功,又如何及得上公孫止,轉眼間公孫綠萼便被公孫止抱入懷中,雙手對她玉乳上下其手,公孫綠萼不過一小女子,雖然拼命反抗,卻也擋不住自己逐漸失陷。

  這時一道人影突然襲了過來,卻是楊過久不見公孫綠萼回來,自己尋了過來,他在旁邊偷看良久,眼見公孫止竟然想要淩辱公孫綠萼,這才不得已出手偷襲,只是公孫止又豈是易與之輩,楊過在門外偷窺之時,只不過呼吸稍重,便已被其察覺,這番對女兒出手,一方面故而是欲望使然,卻也是想引楊過上當。

  楊過出招求得一擊必中,卻也把招式使老了,公孫止只是一個轉身,便將他點住了穴道。

  楊過本就極其聰明,性格又堅韌,公孫止視其為對手,這番拿下卻是下了狠手,直接將他武功給廢了去。

  楊過委頓在地,公孫綠萼眼見情郎受傷,顧不得身子光著,連忙上去查看,「我就知道你這丫頭吃裏爬外,今日我殺了這人,看你還敢向著外人」,「爹爹不要」,公孫綠萼張開雙手,將楊過護在身後,「求爹爹放過楊大哥吧」,「這小子讓我丟盡了臉,又對我一直心懷仇恨,我如何能放他」,說完興起掌就要向楊過打去,綠萼撲身掩在楊過身上,公孫止一驚,手迅速偏開,楊過本就被他重創,如今更是震了暈了過去。

  「爹爹,只要你肯放過楊大哥,女兒什麽事都答應您,您不是想要女兒嗎?
  只要您不殺楊大哥,女兒願意給你」,「萼兒,你說的可是真的,只要爹不殺這小子,你什麽都肯答應我」,「希望爹爹承諾」,公孫綠萼為了救楊過,竟是主動拉起公孫止的手放在自己胸部,只是她心中悲憤,雙眼不自覺的落下淚來。
  公孫止眼見女兒已是毫無退路,自願獻上身來,自然是對她上下其手,玉乳豐臂皆入其手,公孫綠萼初嘗滋味,自是抵不住公孫止這淫魔來,很快便被他挑逗的興奮起來,雙眼迷離,身子發軟,口中不自覺的輕吟,身子更是迎合著公孫止。

  公孫止在女兒身上大逞手腳,自是興奮,他觀公孫綠萼已是情迷不已,當即抱起她走向裏間,這同房雖是煉丹,卻也有休息之處,公孫止將公孫綠萼放在床上,自己脫下全身衣物,壓著公孫綠萼,早就勃起的肉棒抵在公孫綠萼小穴之上,「萼兒,為父要進來了」,公孫止咬在公孫綠萼的耳垂,在她耳旁輕說著,公孫綠萼迷迷糊糊的還沒清楚過來,下身便傳來一陣刺痛,公孫綠萼明白,自己守了18年的身子就這麽沒了,而且還是被強迫之下,心裏委屈,又落下淚來,公孫止只當她疼的。

  等公孫棣萼適應了痛楚,公孫止便在她身上抽動起來,雖說心裏百般不願,卻也擋不住身體本能反應,公孫綠萼還是不自覺的挺著身子。

  不知過了多久,兩人終於停了下來,沈沈睡去。

  第二日起床,公孫綠萼發現自己早就在自己閨房之中,她強忍著痛楚來到牢房,發現楊過果然又被從新囚了進來。

  「公孫姑娘,你沒事吧」,「楊大哥放心,我沒事」,見到心上人關心自己,公孫綠萼只覺得自己犧牲都是值得了,她心中少女情懷做怪,卻也不肯將自己失身一事告知楊過.

  兩人又聊了許久,公孫綠萼保證想法將二人救出,楊過本欲勸她不要多作心思,以免惹怒了公孫止,但公孫綠萼外柔內剛,打定了主意卻決不肯放棄的。
  卻說這公孫止暴露了卑鄙無恥的性格,行事作風也大變了起來,他又強上了公孫綠萼,更是一發不可收拾,在谷中肆意淫虐。

  但凡有點姿色的女子都難脫其手,不過他無情無義,做完了就把女人賞給別人,再加上心狠手辣,卻也將從中鎮了下來。

  只是從中原本的平靜卻是沒了,到處是男女淫叫之聲。

  谷中能安穩的女子也就小龍女和公孫綠萼二人,這二人受公孫止寵愛,別人卻是染指不得。

  只是有一件事另公孫止苦惱,那就是小龍女始終不肯嫁給他,他面目已露,小龍女對她只有厭惡,而打定了主意要和楊過一起死,更是對他毫不搭理。
  這日公孫綠萼來找小龍女,二人惺惺相惜,又愛著同一個男子,自是親密無間,公孫綠萼卻告訴小龍女一個秘密,她這些天查閱公孫家族的秘籍,發現原來公孫家族的武功有個極大的破綻,那便是不能各吃葷,不能近女色,當日公孫止強上公孫綠萼,卻是早就將其破了個幹幹凈凈,二人依此為計,小龍女答應嫁給公孫止,等洞房時,趁公孫止意亂情迷將他一舉制服。

  只是二人卻不想將其弄巧成拙。

  小龍女本來抵死不嫁,突然改變主意已讓公孫止疑心,那夜洞房,她又緊張異常,更是讓公孫止小心不已,二人雖然定計不錯,卻是毫無經驗,硬是激怒了公孫止,公孫止也不再對小龍女客氣,當夜對其用強,卻發現小龍女早已非處女之身,更是憤怒,接下來幾天二人都沒好日子過.

  原本公孫止存了和小龍女過一輩子的心願,但被騙後對她厭惡不已,從楊過手中得到的那枚情花毒也沒讓她食用,毒發之期一過,二人卻是相繼隕落了。
  再說那公孫綠萼,自那日後自是再公孫止身下日承歡,月余竟是發現自己已經懷有身孕,她心中善良,不忍放棄腹中嬰兒,自是死了隨楊過而去的心思。
  甘心為公孫止生兒育女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47415869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